Dragon
公益律师公益律师  2022-05-31 14:01 公益律师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免费法律咨询在线平台12348免费法律咨询-公益律师网数千名专业律师给您提供权威、及时的免费法律在线咨询和律师在线咨询服务,提供婚姻家庭刑事辩护等领域,是最专业的法律咨询,可以拨打12348或者到各县区市的司法局法律援助申请法律援助。只要符合他们的援助要求,那么将会是免费的。具体参看《法律援助条例》:第二条符合本条例规定。

20AI年D月,桂贞石已经饱受糖尿病折磨多年,长年累月的病痛让他有一种自己时日无多的预感。

他躺在床上,紧紧握住女儿桂霞的手,气若游丝地说道:“一定&#H2C0;记得为我&#H2C0;找回公道。”

刚说完这句话不久,桂贞石就慢慢闭上了眼睛。

桂霞只觉得父亲握住自己的手突然一松,她赶忙上前查看父亲,却发现父亲已经没了气息,想到父亲这些年经历的种种不幸,桂霞不禁用手捂住了双眼。

桂贞石原本是一名四川省宣汉县七里香二大队的一名乡村教师,AIGH年他被指控犯强奸罪,法庭审理后获刑A2年。

从被捕到案件受审再到服刑期,桂贞石一直坚称自己是清白的,他拒不承认强奸事实的存在,出狱后,桂贞石更是一刻也没有停止过为自己伸冤。

拿到应有的赔偿、恢复教职身份、清清白白地离开人世间成为了桂贞石穷尽一生也想实现的目标,但遗憾的是,直到去世,他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因强奸罪获刑A2年

AIGH年A月A2日,乡村教师桂贞石像平时一样在学校办公室里备课,突然他听见外面一阵骚动,没过几分钟,几个警察就推门走了进来。“桂贞石,你涉嫌诱骗奸污女学生多人,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听到这句话,桂贞石愣住了,自己一直兢兢业业地做着本质教学工作,从未有过任何逾越的行为,面对突如其来的犯罪指控,他不知该摆出怎样的表情。

警察没有给桂贞石辩驳的机会,向桂贞石出具了由宣汉县公安局签发的逮捕令后,桂贞石直接就被铐起来带走了。

看见桂贞石被警察带走,学校的老师学生都大吃一惊,平日里教书育人的辛勤园丁,怎么会和罪大恶极的强奸犯画上等号呢?

七十年代的乡村传播消息的速度飞快,桂贞石因为强奸罪被警察逮捕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村子的各个角落。

人们对此议论纷纷,有人觉得桂贞石作为老师,不会做出如此恬不知耻的事情。也有人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说不定他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对此,宣汉县教育局更是反应迅速,在桂贞石被带走的第二天,教育局便宣布给予桂贞石开除公职处分。

被带到派出所后,桂贞石的大脑还是没有转过弯来,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和强奸这么严重的罪名牵扯到一起。

在警察按照程序对他进行审讯的时候,桂贞石始终没有给出过承认自己有罪的口供。

AIGH年E月2E日,宣汉县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此案,在被告席上,桂贞石依旧坚持着自己原本的说法——一切所谓的犯罪事实都是子虚乌有,自己是清白的。

同年F月2H日,案件宣布一审判决结果,宣汉县人民法院以桂贞石利用自己的工作便利,多次对女学生进行性犯罪,情节恶劣,并且在审讯过程中和法庭上都“拒不认罪”为由,判处桂贞石A2年有期徒刑。

面对沉重的A2年牢狱之灾,桂贞石并不服气,判决书下来之后,他立刻向达县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期望二审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AIGH年I月A2日,桂贞石等到了让他心灰意冷的二审判决——“维持原判,上诉无理予以驳回。”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不得上诉。”判决书上的这句话更是彻底把桂贞石打入了十八层地狱,他不得不接受命运,开始长达A2年的监狱生涯。

A2年对于尚不记事的婴孩来说,可能是弹指一挥间。但对于时年CH岁的桂贞石而言,A2年里的每一天都如同在无间地狱里一样。

在监狱里,囚犯也分三六九等,因为强奸入狱的罪犯往往会被视为最低等的存在,桂贞石说不清自己是怎么度过这A2年的,他只觉得度日如年。

与此同时,在监狱外的桂贞石家人也并不好过。桂贞石入狱时已经和妻子结婚十几年,原本儿女双全,幸福和睦的家庭在这件事之后却差点走向破碎的深渊。

妻子和桂贞石一样,也是乡村学校的一名教师,桂贞石的入狱让妻子成为了“强奸犯”的老婆,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戳脊梁骨,甚至还有人直接当着她的面进行辱骂,忿忿不平的群众说到激动处还会动手。

“那段时间,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回忆起那段充满黑暗的生活,桂霞缓缓说道。

最让桂霞感到伤心的是,桂贞石的入狱还间接让自己的哥哥失去了生命。

那时候桂霞一家生活得很不好,为了撑起没有父亲的家,母亲不得不更加努力地工作,因此也疏忽了对两个儿女的照顾。

根据桂霞的说法,哥哥原本只是受了一点小伤,但是由于没有得到合理的护理,伤口溃烂后便感染了破伤风。

之后没过多久,桂霞的哥哥便因为感染严重,救治无效走向了死亡,这一年他还是个年纪轻轻的中学生。

父亲的入狱和哥哥的离世让这个小家庭摇摇欲坠,这场官司不仅改变了桂贞石的人生命运,还让其家人也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从讲台上备受尊敬的乡村教师到被众人唾弃的强奸犯,命运只用了短短几个月便对他完成了宣判。但之后,桂贞石却用整整CE年才洗刷掉这个令人感到耻辱的身份。
一生执着,只为讨回公道

AII0年,桂贞石刑满出狱,这一年他已年近五十。

从监狱出来后的桂贞石并没有因为重获自由而感到异常欣喜,一个名为“强奸犯”的枷锁已经足足将他锁了A2年,他认为要想获得真正的自由,就必须想办法洗脱身上的冤屈。

实际上,在桂贞石还在监狱服刑的时候,他也从未间断过继续上诉的念头,经由他书写的申诉材料像雪花一样朝着检察院和法院飞去。

在申诉材料中,桂贞石一遍又一遍地强调自己的清白无罪,他指出,当年没有实质性证据就将自己定罪为“强奸犯”是不合乎法理的。

但申诉材料发出去后便像不存在一样,桂贞石始终没有等到任何正面的消息。

由于在当年的官司中失去了公职,之后的桂贞石再也没法重拾自己热爱的教育事业,因为留下了案底,他想找一份正经工作都十分困难。

思来想去,桂贞石只能拿出家里不多的积蓄,张罗起了一个地摊,依靠微薄的收入来养家糊口。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桂贞石的地摊就摆在他以前任教的乡村小学附近,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主角,但身份却已经有了天差地别。

“强奸犯”身份让桂贞石走的每一步路都举步维艰,人们唾弃他的所作所为,不愿意去他那里买东西,桂贞石艰难度日的同时还不得不忍受人们的指指点点。

不幸的生活给了桂贞石数不清的磨难,也更坚定了他要为自己洗刷冤屈的决心。

功夫不负有心人, 20A0年I月2F日,在桂贞石不知写了多少封材料之后,他终于看到了曙光——四川省最高院接受了他的申诉。

这天距离他被定罪已经过去了C2年,距离他被释放也已经过去了20年,此时的桂贞石已经满面皱纹,白发苍苍,这个结果他实在是等了太久太久。

20A2年2月,宣汉县人民法院接到重审此案的通知,打开尘封的卷宗后,更多关于桂贞石案件的细节暴露在人们视线之中。

当年公诉方提出的主要证据基本围绕着被害人的口述证词展开,并没有客观证据表明桂贞石存在强奸的犯罪事实,再加上桂贞石本人没有认罪,因此不能予以定罪。

20AC年I月,距离案发后整整CE年,宣汉县人民法院做出了对此案的重新判决。

裁决书上写道:“原起诉指控桂贞石强奸女学生杜某、冉某某、冯某某、唐某某和奸污未婚女青年袁某某、吴某某等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这份裁决书意味着,桂贞石“无罪”,他带着“强奸犯”的镣铐生活了CE年,如今终于可以放心地卸下来了。

接到裁决书时,已经年近GC岁的桂贞石突然手舞足蹈,高兴地像一个孩子一样。

桂霞说,她已经很多年没看过父亲敞开心扉的微笑了。
逝者已矣,赔偿金尚未尘埃落定

证明自己无罪后,桂贞石首先想到的就是要拿回自己“被迫”消失的A2年。

如果这桩冤假错案没有发生,他和同为教师的妻子应该会顺利抚养一对儿女长大,看着下一代结婚生子,过着普通又平淡的生活。

但就像蝴蝶扇动的翅膀最后引起了一场龙卷风一样,CE年前的一纸诉状改变了一切。

为了追回自己错位的CE年人生,桂贞石正式向各有关部门提出申请,要求恢复自己的教师公职,并且申请国家的司法赔偿。

桂贞石认为,自己的人生因为法院错判产生了重大变故,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三章第十七条规定,“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无罪,原判刑罚已经执行的”,受害人有权取得赔偿的权利。

20AD年G月,宣汉县教育局和宣汉县人社局接到桂贞石的申请公职申请后,以桂贞石曾写下的一封交代书为由,宣称撤销桂贞石公职一事合情合法。

“法院的刑事判决都承认材料不足不能定刑事罪名,教育局、人社局就凭所谓的交代书就不予复职,这合理合情合法吗?”对此,桂霞表现得十分愤怒。

次年,桂贞石的《国家赔偿申请书》递交到了四川省最高院处,在申请书里,桂贞石共提出约AIH万元的赔偿款,即使不予恢复公职,他也想拿回因为坐牢而产生的重大经济损失。

让桂贞石一家没有想到的是,这份申请书同样遭到了法院的驳回。

《国家赔偿法》的正式施行日期是AIIE年A月A日,也就是说在桂贞石出狱快五年后,《国家赔偿法》才落地实施。

四川省最高院认为,桂贞石案件的审理时间及服刑时间都在《国家赔偿法》施行之前,按照相关规定,发生在之前的案件不能使用之后颁布的法律规定进行赔偿。

得到这个答案后,桂贞石突然感到很无力,他四处奔走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证明自己无罪,但却得不到一句道歉和应有的赔偿。

自从被控强奸之后,他便一生都活在这个漩涡之中。桂贞石此时已经七十来岁,他不确定自己还有足够的时间去等待。

20AI年,GI岁的桂贞石缠绵病榻,多种老人常见病的发作让他痛不欲生,其中最严重的就是糖尿病。

桂霞一直在父亲床榻前伺候,父亲病得厉害时脑子也会有些糊涂,有时候反反复复说些别人听不明白的轱辘话,但桂霞不用凑近听就知道父亲说的是什么。

一直没有得到慰藉的受伤心灵直到离开人世之前还在心心念念着纠缠他下半生的案子,临走时桂贞石拉着桂霞的手,一双下垂的眼睛里写满了渴望——他想让女儿帮他完成未竟的心愿。

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后,桂霞悔不当初,如果在父亲生前她能多帮父亲奔走几次,也许就不会让父亲带着遗憾离开。

桂霞下定决心要给九泉之下的桂贞石一个交代,她接过桂贞石的大旗,开始不断递交材料到相关部门。可惜的是,两年时间过去了,案件却没有新的进展。

如今,桂贞石的赔偿金依旧没有发放到桂霞手上,桂霞一家还在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我们已经向检察院、法院提出请求,无论是民事赔偿还是国家赔偿,总要有一个结果,法律永远是公正的。”她始终相信公正的法律会做出正确的判决。

希望桂霞早日等到法院的裁决,以告慰桂贞石的在天之灵。

-完-

点击进入:【解脱负债网贷】律师带你上岸,负债网贷还款问题解决方案。

如果事件严重,家庭条件也不好,可以向当地的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援助,如果被受理了你们很幸运,律师可以免费提起诉讼。(公益、公益诉讼、公益律师、行政公益诉讼、环境公益诉讼、民事公益诉讼、免费打官司、免费律师、律师援助、婚姻公益诉讼、刑事公益诉讼、经济公益诉讼)

本文来自转载文章,不代表公益律师网www.theonelaw.cn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如有侵犯请联系zbpe@qq.com删除!

公益律师
公益律师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链接 私密 签到